香港苏富比拍卖:东南亚接棒中国当代艺术(图)

更新时间:2021-10-03 15:49:17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昕宇

摘要:苏纳里奥《嗜到风化的灵药》若兰多·温杜拿《曝光》中新网兰州7月20日电 (朱世强刘薛梅)“三十年兰州当代艺术大展”正在兰州“POST30当代艺术中心”举行,记者连日来采访发现,甘肃特有的人文、地理气质对甘肃艺术家的影响,让他们在艺术界有着有别于中国其它地方艺术家的鲜明特色。这次艺

苏纳里奥《嗜到风化的灵药》

若兰多·温杜拿《曝光》

中新网兰州7月20日电 (朱世强 刘薛梅) “三十年兰州当代艺术大展” 正在兰州“POST30当代艺术中心”举行,记者连日来采访发现,甘肃特有的人文、地理气质对甘肃艺术家的影响,让他们在艺术界有着有别于中国其它地方艺术家的鲜明特色。这次艺术大展于7月18日开幕,将持续一个月,共展出来自兰州本土、以及现工作在北京、上海、西安和海外的近30位甘肃籍艺术家们的作品,他们大都和兰州这个地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深刻影响着他们的创作。这些艺术家们以独立的个人经验进行多层面的艺术探索,展览作品涉及到油画、雕塑、装置、行为、摄影、影像等多种艺术形态,有早期的代表作,也有最新的作品。

在4月5日举行的香港苏富比夜场拍卖中,呈现了两极化的发展态势:中国当代艺术经历了去年的亿元时代的洗礼之后,在今年的春拍首秀表现中规中矩。除了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3号》毫无悬念地以9420万港元成交外,在这场成交率达到92.7%、总成交价高达6亿7000万港元的夜场拍卖中,本场仅流拍了4件作品,中国当代艺术就占了3件。

相比之下,东南亚艺术则有8位艺术家的成交价格打破个人成交纪录,而且印尼著名画家苏佐佐诺创作自1979年、首度出现在拍场上的作品《蒂博尼哥罗王子率军亲征》,以高出最高估价两倍多的5836万港元成交,不仅打破艺术家个人拍卖的世界纪录,同时也打破了由李曼峰的《峇厘生活》在2013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以3596万港元所保持的东南亚艺术品拍卖纪录。这似乎预示着东南亚艺术接棒中国当代艺术,成为拍场上价格蹿升的生力军。

但其实梳理近年来拍卖市场的走向就可以发现,东南亚艺术并非一夜爆红。早在中国当代艺术价格热火朝天的时候,拍卖行就开始对东南亚艺术进行市场培育。苏富比东南亚艺术部主管莫锦川回忆到,1995年他刚进入苏富比工作时,碰巧当时苏富比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上拍一个印尼艺术家的作品。因为印尼以前是荷兰的殖民地,那时荷兰的艺术家来印尼作画,曾与这个地区有过早期的交融。所以在1996年东南亚艺术于新加坡拍卖之前,荷兰是东南亚艺术的重要拍卖地点。

韦君靖在北山发出第一声清脆的凿佛声后,过了282年,一个年轻的石刻继任者用他毕生的精力为大足石刻日后走向世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个青年就是宝顶山当地人氏赵智凤。公元1159年,赵智凤出生在大足宝顶山的贫苦家庭,在当时浓厚的人文环境影响下,小智凤5岁出家,16岁时,为了坚定自己求佛方向,他决定前往在成都的弥牟镇本尊院学法,受密宗“柳本尊遗教,专诚精恳,而学以成”。3年之后,回到大足,开始了长达70年的传法造像生涯,最终在宝顶山建成中国佛教密宗史上仅有的一座大型石窟道场。声势之盛,倾动朝野。在道场内雕刻了许多故事性和艺术性完美结合的石刻精品,如华严三圣、千手观音、牧牛图、释迦涅槃圣迹图等。

苏富比经过调查后,认为可以把东南亚的艺术拍卖搬到更靠近原产地的那个市场去,于是便在1996年于新加坡举行首场每年两次的东南亚艺术拍卖,并在1999年开始把东南亚艺术正式定为拍卖的一部分,并加入东南亚当代艺术部分。

莫锦川表示,原来大多数东南亚艺术的收藏者都是先从当代艺术开始进入的。所以他们在2005年-2006年间,把当代艺术和近现代艺术的比例调成一半一半。而2005年10月举行的“新加坡苏富比二十周年拍卖会”,创下新加坡历来最高拍卖总成交纪录,印证了这个策略的成功,成为了东南亚艺术拍卖的第一个高峰时期。

相较于苏富比,佳士得虽然没有成立一个独立的部门进行东南亚艺术的拍卖。但是他们在2002年,首次把东南亚艺术品拍卖移到香港,并提出整合亚洲当代艺术的构想,率先在夜场中引入东南亚当代艺术作品。而且对藏家的喜好进行了分析,按香港佳士得高级副总裁、20世纪中国艺术部主管张丁元的说法,东南亚的艺术家大体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结合西方绘画技巧与传统东南亚主题和强烈色彩的画家,这个类别的代表人物包括印尼艺术家阿凡迪,他的作品常常以大胆的红色和黄色轮廓描绘巴厘岛的景象。另一类是受中国水墨画和传统美学影响的艺术家。而这个类别的代表人物就是生于中国的印尼籍艺术家李曼峰。李曼峰的作品通常描绘宁静的乡村景象或传统生活,1961年至1966年,他成为印尼总统府的正式宫廷画家。而这种风格往往能吸引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藏家。

2008年苏富比也跟随对手,将东南亚拍卖的地点移师至香港,从而开始了东南亚艺术拍卖的第二个高峰。其中在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拍中,东南亚艺术专场的总成交额首次突破1亿港元,创苏富比该专场拍卖历年来最高总成交额。而在这次拍卖中,菲律宾艺术家朗奴·温杜拿的《灰色地带》刷新了东南亚当代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这件作品起价30万港元,经过约50口热烈叫价后,最终由一名电话竞投者以842万港元的高价投得。

苏富比也一直保持着东南亚拍卖最高成交价的纪录。除了上述例子外,2012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李曼峰的《年丰人寿》以3426万港元成为东南亚艺术拍卖最高价。此后,李曼峰变成了东南亚艺术的最高价格标杆。并且,从2013年秋拍开始,苏富比将夜场的策略从原本中国当代艺术拍卖及少部分日韩当代艺术拍卖,加入东南亚艺术部分及中国20世纪艺术部分的拍卖,加强东南亚艺术的表现。 陆晓凡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各地官员兼任书协领导职务的现象较为普遍。2014年12月初,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在《人民日报》刊发《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一文,批评某些领导干部“不务正业”、兼职各类协会,呼吁要辞去各类兼职。早在2013年,陕西省书协就拥有一个62人的主席团,仅常务副主席和副主席加起来就有34人。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